信达生物抗肿瘤生物药获准上市,将从这4个方面提高可及性

12月27日,信达生物的PD-1抗体药物「信迪利单抗注射液」正式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上市,用于至少经过二线系统化疗的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此外信迪利单抗预计第2个提交上市的适应症将是非小细胞肺癌。信迪利单抗注射液现有产能是3条1000升,在调试中的有6条3000升,是目前国内PD-1厂家中落成的最大且具有国际标准的PD-1生产工厂,为新药的上市销售提供保障。

 image.png

 image.png

截至目前,已经有4个PD-1/PD-L1类药物在中国上市。信迪利单抗注射液是国内第一个具有国际品牌(Tyvyt®)的中国抗PD-1抑制剂,也是中国第一个与国际制药巨头(礼来)合作开发的PD-1抑制剂,在中国创新药研发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批准上市的PD-1/PD-L1类药物

 image.png

淋巴瘤是我国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发病率约为6.68/10万人,居各类癌症发病率的第八位,并且近几年呈增长趋势,已成为我国公共卫生不容忽视的重要问题。其中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是一种B细胞恶性淋巴瘤,发病人群分布相对集中,多发生于20-40岁的中青年人。

2014年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发病率0.4/10万人,并以5%的年增长率增长。尽管联合化疗与放疗的初始治疗使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治愈率较高,但一线治疗后仍有15%-20%的患者为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失败后的病人平均存活期只有1~2年左右。

信达组织开展的II期ORIENT-1研究纳入96例复发或难治性cHL患者,是迄今为止中国入组人数最多的复发或难治性cHL研究。根据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网站5月16日公布的数据:经IRRC对96例患者的24周临床数据评估,客观缓解率(ORR)为79.2%,疾病控制率(DCR)为97.9%。中位治疗周期为12个周期,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是发热和甲状腺功能减退。不良事件以1~2级为主,3级TRAE发生率为17.7%。

 image.png

截图来源:医药魔方全球新药库NextPharma

 在这款摘下多个“中国第一”的PD-1药物获批上市后,医药魔方记者在第一时间连线了信达生物创始人俞德超博士。他主要围绕“肿瘤药品可及性”分享了一些个人观点。

积极准备进入医保

俞德超告诉记者:“放疗、化疗、靶向药是当前三类主要的抗癌药品。在国内,绝大多数放疗、化疗产品都已经纳入医保目录,可及性很强。小分子靶向药物和一些单抗药物在中国的兴起虽然只有十多年历史的,但随着国家降关税、医保谈判等举措并行,多数靶向药物也已经被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待地方落地执行后,这类药品的可及性也将进一步提高。但是对于PD-1这类新兴的肿瘤免疫治疗手段,由于上市时间短,目前在中国还都没有被纳入医保。”

目前获批的4个PD-1药物在中国都尚未被纳入医保,但俞德超坚信,受益于国家诸多政策支持,PD-1药物被纳入医保指日可待。信达生物也非常乐意配合国家上层制度设计者,尽可能用合理的价格进入医保,造福更多的患者。

关于信迪利单抗的定价问题,虽然俞德超并未透露过多的细节,不过他再三强调,信达生物的宗旨是“开发出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质量生物药”,一定会积极努力地提高「信迪利单抗注射液」上市后的可及性和可支付性。

高规格工厂已落成,产能有保障

近几年,谋求转型的国内制药企业纷纷瞄准了大分子生物药领域,特别是肿瘤免疫治疗的火热更是催发了国内几十家企业蜂拥上马PD-1项目。随着进口和国产PD-1药物的陆续获批上市,如何赢得患者和市场就成为大家关注的话题。

PD-1药物算是中国创新药企第一次有机会与外资药企在商业化领域平等竞争,当然后续紧跟着也会面临国内企业之间互相竞争的问题。所以,产品尚未开卖,企业到底是胜在疗效,还是胜在价格的声音就不绝于耳。

近日,百济神州吴晓滨博士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达了一个观点,由于PD-1是抗体大分子,复杂的生产过程决定其今后几个月或几年的竞争,主要问题在于产能和质量保证,而不是价格。

俞德超在回答记者关于信迪利单抗产能方面的问题时指出:信达在2015年与礼来先后达成了两项关于抗体药物的战略合作,一项是当年3月份,双方约定在未来的十年中,共同开发和商业化至少3个肿瘤治疗抗体;另一项是当年10月份,双方再增加3个新型肿瘤治疗抗体开发合作。信达与礼来的合作范围涵盖了新药研发、生产、质量控制和市场销售等全链条。信迪利单抗作为双方共同开发的首个获批上市的产品,其生产线(包括生产工艺以及质量控制体系)都已经通过合作伙伴礼来的审计,具备国际高质量标准。

俞德超博士同时还向记者透露,信迪利单抗注射液现有产能是3条1000升,在调试中的有6条3000升,是目前国内PD-1厂家中落成的最大且具有国际标准的PD-1生产工厂。

走专业学术推广路线

信达生物已经于今年10月31日在香港上市。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信迪利单抗对靶点的亲和力分别是帕博利珠单抗和纳武利尤单抗10倍和50倍,同时在给定药物浓度下比纳武利尤单抗占据更多可用PD-1结合位点。

“与在实体瘤观察到的结果一样,信迪利单抗在血液肿瘤中也具有接近100%的PD-1受体占位率,最新统计数据IWG 2007标准评估的ORR超过85%,在各个不同的亚组人群中均能够看到明显的疗效,没有非预期不良反应,安全性良好。”俞德超博士补充道,“同时每三周一次的给药方式,不仅减轻患者用药频次,也可以节省患者费用,具有更好的用药依从性。”。

为了帮助临床医生掌握肿瘤免疫治疗的前沿信息,以及更充分了解自身产品的特色,信达生物在KOL用药教育方面亦是颇为用心。就在12月中旬,信达生物在上海主办了“第一届信达肿瘤论坛”,来自霍奇金淋巴瘤、肺癌、肝癌、黑色素瘤等领域1000多位著名海内外肿瘤专家在会上就免疫治疗的机制以及在不同瘤种中的应用进行了学术交流。据媒体报道,众专家对信迪利单抗的获批上市后前景十分看好。

联合治疗是PD-1等免疫治疗药物的未来趋势,俞德超博士表示,“信达生物将坚持走专业化的学术推广路线,信迪利单抗可以与公司其他在研品种,包括Rituximab生物类似药,抗CD47抗体,PD-L1/CD47双特异性抗体和PI3K抑制剂等,在血液肿瘤领域形成优势互补。”

俞德超博士同时还表示,信达将持续聚焦在大分子生物药领域,目前不考虑自己开发小分子化学药。但是在基于临床科学的基础上,信达会进一步扩大与外部的合作,即从潜在合作伙伴引进处在临床晚期阶段的优质小分子药,探索它们与公司自主开发的大分子药物间的协同效应,进而开发出更多惠及全球患者的联合疗法,将产品价值最大化。

除了与和记黄埔医药已达成全球临床合作,信达生物近日还从美国Incyte引进了3款处于临床开发晚期阶段的小分子抑制剂药物,弥补单抗无法靶向细胞膜内靶点及通路的遗憾,这有望改变中国胆管癌、膀胱癌、移植物抗宿主病、非霍奇金淋巴瘤和其它肿瘤的治疗方式。

信迪利单抗下一站:肺癌

肺癌是中国癌症患者占比最高的癌症类型,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每年发病人数接近80万例,其中80%~85%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业内有句话叫做“药企得肺癌治疗,得天下”,占肺癌比例超过八成的NSCLC自然成为了制药企业的“兵家必争之地”。

在“第一届信达肿瘤论坛”上,北京协和医院呼吸科的王孟昭教授报告了信迪利单抗治疗肺癌的数据。信迪利单抗联合培美曲塞/顺铂一线治疗非鳞NSCLC的Ib期研究中显示,ORR可达到68.4%;信迪利单抗联合吉西他滨/铂类双药一线治疗鳞状NSCLC的Ib期研究结果显示,ORR达到64.7%,DCR 100%;mPFS 结果尚未成熟。信迪利单抗预计第2个提交上市的适应症将是非小细胞肺癌适应症,时间在2020年前后。

「信迪利单抗注射液」是一款“In China, For Global”的国际化产品。俞德超告诉记者,目前信达生物推进了有关信迪利单抗的20多项临床试验,其中多项属于III期临床。目前已经有超过1000名中外肿瘤患者参加与信迪利单抗相关的临床试验,他衷心希望这一比肩国际水准的抗癌药物,惠及更多患者,为他们赢得生存获益和希望。

信达生物是苏州工业园区自主培育的创新型生物药企。公司已建成贯通生物创新药开发全周期的高质量技术平台,包括研发、药学开发及产业化、临床研究和营销等平台,建立了一条包括20个新药品种的产品链,覆盖肿瘤、眼底病、自身免疫疾病、代谢疾病等四大疾病领域。在前不久召开的2018年度苏州工业园区创新发展大会暨金鸡湖人才表彰大会上,信达一举拿下科技研发突出贡献奖、重大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奖,科技企业上市奖4项大奖。

来源:医药魔方、交点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