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分子再创重磅炸弹的机遇:“B村”爱科百发CEO邬征的“抗病毒”新药之旅

从科学家转身成为创业者,是近几年中国生物医药领域的一大风景。创业者有机会为中国医药创新带来重大影响,但也要时刻面临各种未曾经历过的复杂挑战。他们不仅需要在公司定位、产品规划方面做出选择,更需在融资、管理方面费心探索,这是他们不同于过去作为科学家的一面。具有20余年新药研发经验的“B村”客官邬征博士就是其中一员。

邬征博士于2013年离开罗氏中国研发中心,创立了爱科百发这家创新药研发公司,并担任首席执行官。不早不晚,那时正值中国医药创新生态环境发生巨大变革的前夕。彼时,在政策、人才、资本等因素的驱动下,中国新药研发蓬勃发展,一系列生物技术公司逐步涌现。在很多同业者选择了大热的生物药时,邬征博士选择在自己擅长的小分子药物领域挖掘潜力;在很多同行选择了肿瘤这一热门疾病领域时,他则瞄准了抗病毒呼吸道疾病这一相对小众的疾病领域。

他说,在创立爱科百发之初,他就把公司定位在抗病毒这一细分领域,其目标是成为一家全球领先的,专注抗病毒呼吸道疾病创新药及儿科药研发的生物科技公司。他希望爱科百发能够像全球的领军企业之一吉利德那样,成为一家独角兽生物科技公司。

image.png

公司启航后的首款新药ziresovir是一款新型的呼吸道合胞病毒(RSV)融合蛋白抑制剂。这款药物最初源于罗氏中国研发中心,邬征博士也是发明人之一,他在创立爱科百发后,便从罗氏获得了这款药的全球开发权益。Ziresovir是一种结构新颖的化合物,它与呼吸道合胞病毒的融合蛋白结合从而阻止病毒进入人体细胞,进而防止感染引起的疾病。这种融合蛋白抑制剂也能通过阻止细胞-细胞间的融合从而增强抗病毒效果,其抗病毒机制不同于常见的作用于人体细胞内核甘酸复制过程的核苷类抗病毒药物。该项目成为公司的首款在研新药。“它是100%在中国研发的项目。目前我们已经做了6个临床试验,从目前的疗效来看,有望成为全球第一个抗RSV病毒的特效药物。” 邬征博士说。

创业距今已经5年,公司团队逐步成长,同时不断丰富产品管线。在这个过程中,公司得到了泰福资本、启明创投、晨兴创投,元生创投,和元禾原点等投资方的支持。如今爱科百发的总部设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在苏州工业园区设有研发中心,并在美国,澳大利亚和瑞士设有办事处。由于公司专注于抗病毒新药开发,邬征博士还曾被媒体誉为“抗病毒勇士”。

2018年,爱科百发取得了显著成绩,开始成为备受瞩目的创新药研发新锐。其首款新药ziresovir在全球完成三项1期临床试验,国际多中心2期临床进展顺利;于8月再次从罗氏引进一款潜在新药并拥有其全球权益,用于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这一年,在被誉为行业投资风向标的2018年度“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Venture 50)”风云榜榜单中,爱科百发亦成功入选。

image.png

邬征博士具有20年新药研发经验,尤其在抗病毒新药研发领域经验丰富。他曾作为主要研究人员参与了抗病毒、抗肿瘤、糖尿病及神经系统疾病的新药研发及上市申请,获专利13项,成功递交3项IND和2项NDA,其中2个新药已被FDA和EMA批准上市。他曾在多家全球性医药公司任职,于2008年加入罗氏中国研发中心,作为生物部及病毒部创始人领导抗病毒、抗肿瘤及糖尿病药物研发。邬征博士在美国布朗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哈佛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


药明康德:随着免疫疗法和基因疗法越发受瞩目,您如何看待小分子化学药再创“重磅炸弹”的机会?

邬征博士:从历史上来看,上世纪80年代,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发展,科学界发现了很多小分子新靶点,并对这些靶点进行了研究,很多新的小分子药被成功开发出来,逐步进入了瓶颈期,或者说进入了一个稳步前进的时期,突破性的发展相对会比较难。而以抗体药为代表的生物大分子是分子生物学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必然。目前该领域约有100~200个靶点,由于这些靶点比较新,很多尚未成药,其商业机会比较多,市场占有率会越来越高。

但我认为,小分子再创重磅炸弹的机会还有很多。一方面,小分子药物的优势很多,其结构和化学性质决定了其具有良好的成药性以及在药物代谢动力学方面的优势,同时很多变革性创新技术和力量也正在助力小分子化学药提升研发效率。另一方面,小分子和大分子的靶点是互补的,随着生物大分子及抗体药的开发越来越成熟,小分子与生物大分子将会并驾齐驱,相辅相成。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小分子与生物大分子联合疗法也正在成为热门研发方向。

药明康德:您认为,如今小分子药物的开发呈现怎样的趋势?当前中国新药研发对企业和科研人员提出了哪些新要求?

邬征博士:目前,小分子新药研发领域包括共价抑制剂、变构药物、蛋白降解药物等新作用机制越发被看好,前景值得期待。在中国,也有一些创新公司紧跟国际研发步伐,在做一些前沿性的研发工作。

目前,人才确实是创业公司的挑战之一,尤其是作为一家面向全球市场的创新药研发公司。好在当前一大批年轻人正在成为有生力量,为中国创新药研发贡献着力量和智慧。过去海归人才被认为是创新药研发的主角,如今很多本土培养的人才也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拥有大量药物化学家,这对我们是很好的机会。这个机会有望使我们未来成为全球小分子药物开发领域的领先者。

药明康德:提高小分子药物的研发效率,有哪些挑战?您如何看待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人工智能(AI)等为小分子药物研发效率带来的影响?

邬征博士: 小分子药物研发面临的主要瓶颈有三个,一是化合物筛选过程,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技术层面的革新;二是临床设计方面需要思维的革新。比如全球首款PD-1的成功上市,也得益于临床试验设计上的创新。第三点是监管层面的革新,加快审批进程尤其重要。新药研发与其他行业不一样,很多事情需要监管部门合作推进。2018年,美国FDA批准了59个新药,创下了历史新高。FDA过去一年在加速政策上做了很多努力,中国药监局过去几年也在优先审评等加速药品审评审批的政策上取得了重大成果。这些改善和进步将极大提高药物的研发效率。

同时我也相信,随着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AI的发展和应用,在小分子药物领域,在化合物筛选、设计、优化等步骤,都可以利用先进工具来提高其研发效率。

药明康德:您创立爱科百发开发小分子创新药物,请问为什么把产品开发定位在抗病毒领域?如何规划未来的产品开发策略?

邬征博士:大家可以看到,目前中国很多企业都在布局肿瘤领域的抗体生物药。但我们自创立之初,基于对自己的认知,定下的策略就是做相对小的病种,专注呼吸疾病和传染病两个领域,而且要做全球领先的新药,而不要跟在别人后面。如何成为独角兽,吉利德在抗病毒领域成为全球的领军企业是很成功的案例。在这个领域,我相信我们未来的前景很广阔,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在产品发展策略上,我们是自主研发和外部引进相结合。一款药物从临床前到临床,都要经历很多年,只靠自主研发发展速度会受到限制。因此我们很重视外部引进,尤其是临床阶段的项目。我们引进的首款在研新药ziresovir目前正在开展国际多中心2期临床,用于评估ziresovir治疗自然条件下RSV引起的下呼吸道感染的住院婴幼儿的安全性,临床疗效和药代动力学。

image.png

爱科百发研发管线(图片来源:爱科百发公司官网)

2018年,我们还引进了罗氏的另一个在研新药,是潜在的特发性肺纤维化的标准治疗药物,目前已完成首次人体临床试验。特发性肺纤维化是一种致命性的罕见病,至今没有药物可治愈该疾病。同时,我们开发产品更注重全球权益,除了外部引进,我们自己实验室针对乙型肝炎病毒等开发的产品管线也正在逐步建立起来。

药明康德:的确,外部合作很重要。那么,贵公司是如何开展和协调外部合作的?尤其在临床开发方面,公司在研项目的临床开发情况是怎样的?

邬征博士:对于新药研发企业来讲,如何选择合作伙伴是需要考量的重要问题。我们是一家开发全球性新药的公司,因此选择合作伙伴的标准之一便是全球标准,如数据和报告必须是美国和欧洲认可的。比如药明康德就有这样的优势,这也是过去我们选择药明康德作为合作伙伴的原因,Ziresovir这款在研新药在早期开发阶段的很多工作是与药明康德合作开展的。

另一个问题在于,当前中国在临床研究专业人才方面匮乏的问题。随着近几年涌现出了很多开发新药的公司和项目,势必带来临床资源的紧缺。因此,很多公司的创新药的第一个临床试验往往会选择在国外开展。好在随着中国国家药监局加入ICH,并成为ICH管理委员会成员,很多临床试验可以放在国外开展,这对于创新药研发是极大的利好。对于爱科百发来讲,我们也是两条腿走路。我们希望与国内外更多临床机构建立信任和合作。

药明康德:最后,您创立爱科百发已经有5年时间,这个过程中您还有哪些体会可以对外界分享?

邬征博士:我们科学家选择创业,这个过程中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包括商业运作、融资和管理,以及建立合适的公司文化及核心价值观等。科学家在没有太多经验的情况下,遇到的磕磕碰碰,是常有的事情。我相信,只要一心一意去做,这些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在发展过程中,有时候会出现一个逗号,千万不要把它当成句号:用我们的聪明才智,总能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法。

爱科百发创立五年以来,克服了许许多多困难,发展得越来越顺利。相信未来我们可以发展得更好,也希望我们的新药可以早日完成临床研究成功上市,为中国乃至全球患者带来治疗的新希望。


来源:医药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