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药物成瘾的“开关” 景昱医疗DBS治疗技术引来媒体关注

戒断后复吸是治疗中最棘手的问题,也是一个国际性难题。世界禁毒日期间,一批国家级媒体造访“B客官景昱医疗。自2009年成立以来,景昱就致力于用DBS(脑起搏器技术)治疗不同类型的脑神经系统疾病的研发,并在治疗帕金森病上获得成功,目前正在进行DBS用于戒毒的临床研究,有望成为药物成瘾的开关

21.jpg

DBS临床试验手术现场

22.jpg

景昱医疗DBS系统

 

23.jpg

24.jpg


你是多大开始用药(注:海洛因)的?

“15岁。因为好奇。

什么时候接受的DBS(脑深部电刺激)临床试验?

“2014年。

接受试验后还想吸毒吗?

刚做完时偶尔会想,现在不想了。

 

来自美国的NoraD.Volkow是专门从事药物成瘾性研究的医生。面对她的提问,24岁的西安小伙子晓冬(化名)平静地讲述了他染毒和接受DBS临床试验后的情况。

 

晓冬看上去身体强壮,经营着一家园林绿化公司。2014年,他在原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唐都医院(现为空军军医大学附属唐都医院,以下简称唐都医院)接受了DBS临床试验,至今没有复吸;他于2015年结婚,现在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药物成瘾是一种疾病

晓冬是唐都医院高国栋教授团队开展DBS戒毒技术临床研究最早纳入的11名受试者之一,彼时唐都医院陈磊博士主要负责前8例,晓冬就是陈磊的受试者。

 

据了解,很多药物成瘾者像晓冬一样,最初接触毒品仅仅是因为好奇,接触几次后逐渐形成用药后的欣快感;为了追求这种欣快感,进而反复使用毒品并最终成瘾。

 

药物滥用导致很多人间悲剧。为了戒毒,很多成瘾者及其家庭都做出了巨大努力,但仍无法逃脱毒瘾的魔掌。

 

戒断后复吸是治疗中最棘手的问题,也是一个国际性难题。据陈磊介绍,药物成瘾的治疗依据其自身特征分为两个阶段:一是脱毒治疗,二是预防复吸。现有治疗方法如强制戒毒、药物替代治疗、心理行为干预等,能够显著降低成瘾者对毒品的躯体依赖,即脱毒效果显著,但均不能有效降低成瘾者对于毒品的心理渴求,即心瘾持续存在,导致脱毒半年内的复吸率高达97%,成瘾者往往陷入吸毒——脱毒——复吸的恶性循环。

 

很多人把成瘾者戒断后复吸归结为恶习难改,甚至学术界也曾把吸毒看成是一种不良习惯。其实药物成瘾是一种疾病。早在2000年,McLellan等学者就在JAMA上发表题为《药物成瘾是一种慢性疾病》的文章,提出药物成瘾是与2型糖尿病、高血压、哮喘等相类似的慢性疾病。此后,这一观点逐渐获得学术界认可。

 

首次药物滥用是社会问题,成瘾之后就是生物医学问题。唐都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王学廉认为。

 

药物成瘾实际上是大脑发生了病理性改变,而且短时间内很难恢复正常。按照临床医学划分,这种成瘾性应该列入精神疾病范围。随着对成瘾性认识的改变,人们开始反思以往戒毒治疗的措施是否得当。2013年,TheLancet杂志发表题为《药物过量的致命负担》的文章,评价美国有关戒毒政策的转变:认为既往的惩罚性措施(强制戒毒、入狱)对戒毒是无效的,对药物成瘾应该像其他慢性疾病一样进行治疗。

找到药物成瘾发病机制

控制成瘾性、去除药物滥用者的心魔,先要摸清发病机制,找到控制药物成瘾的开关。为此,唐都医院高国栋教授团队和苏州景昱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合作,进行了一系列从基础研究到产业化研发的合作攻关。晓冬就是这一系列研究中的受试者之一。

 

陈磊介绍,使用毒品后欣快感产生的生理基础是吸毒者脑内多巴胺的大量释放,使机体处于高多巴胺效能状态。因人体具有调节功能,当患者成瘾后,将产生神经适应性改变(称为神经可塑性变化),导致其对毒品的耐受性增加。要保持与之前程度相同的欣快感,就需要增大毒品剂量。而此时患者自身合成的多巴胺减少,与多巴胺结合而发挥作用的多巴胺受体数量减少、功能降低,将多巴胺再摄取回细胞内的多巴胺转运体数量减少、功能降低,机体处于低多巴胺效能状态。当吸毒者突然停止使用毒品后,维持机体正常功能所需的多巴胺不能满足需求,就会产生戒断反应(躯体依赖)。此后,患者继续使用毒品的目的逐渐从获得欣快感避免使躯体不适的戒断反应的出现转变,并在毒瘾发作时强迫性地、不顾一切地想要获取毒品,从而产生对毒品的心理依赖。即成瘾是一个从偶发吸毒习惯吸毒,最后到强迫吸毒的过程——这是近年来科学界和医学界对成瘾过程的研究认识。

 

关于药物成瘾潜在机制的研究提示,毒品长期作用于大脑,会导致中脑边缘多巴胺系统的奖赏环路和动机、记忆、冲动等几个与成瘾相关的脑神经环路功能异常。基于此,高国栋教授团队在2000年首次提出损毁中脑边缘皮质系统奖赏环路的枢纽结构伏隔核(NucleusaccumbensNAc)治疗阿片类药物成瘾,术后5年随访结果显示操守率(未复吸率)为61.5%。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国外专业的功能神经外科杂志《StereotacticandFunctionalNeurosurgery》。之后国内多家医院也开展了类似的临床服务,但由于对适应症把握、毁损大脑内的确切位置和范围不一,进而出现了很多并发症,被卫生部门叫停。原卫生部批准高国栋教授团队继续研究如何降低手术戒毒的副作用,提高其疗效。

 

2009年,在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的资助下,高国栋教授团队牵头对手术戒毒5年以上的患者进行全国多中心的回顾性随访研究,结果显示,操守率为61.5%,特异性并发症(如人格改变、记忆力缺失、情感淡漠等)发生率为7%,心理健康程度和生活质量较术前明显改善,伏隔核毁损戒毒的远期疗效理想。

 

由此,伏隔核被锁定为成瘾性的手术干预靶点。20127月,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功能神经外科专家委员会审定并通过《药物成瘾外科治疗专家共识》,认为药物成瘾外科治疗是防复吸的重要手段之一,是安全、有效、可行的;伏隔核是有效的戒断后防复吸手术干预靶点。

新疗法有望关闭成瘾

但是,脑内核团毁损术毕竟是一种对脑组织具有破坏性的、不可逆的手术,可能导致永久性的脑功能损伤,如何才能既不破坏患者的伏隔核结构又能有效防止复吸?

 

DBS20世纪80年代发展起来的一项新技术,也称为脑起搏器技术。“DBS为很多神经、精神疾病的治疗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苏州景昱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宁益华说。该公司自2009年成立以来就致力于用DBS治疗不同类型的脑神经系统疾病的研发,并在治疗帕金森病上获得成功。目前全球每年有数万人接受DBS治疗,其安全性得到广泛验证。

 

高国栋教授团队在2009年开展了DBS戒毒的临床研究,并根据研究结果推想,以伏隔核为基础的脑内多靶点联合刺激,或许能为成瘾患者带来更好的疗效、更多的临床获益。于是,伏隔核+内囊前肢脑内双靶点联合刺激用于DBS治疗药物成瘾的方案应运而生。

 

设想双靶点联合刺激用于DBS治疗药物成瘾的依据,首先,成瘾涉及脑内奖赏环路功能的异常。奖赏环路是维持生存和繁衍的,比如,人在很饿的时候吃到最想吃的食物,就会感到很满足。药物成瘾时,毒品绑架了这一环路。伏隔核是该环路的核心结构,可以把它看作信息传递(比如满足)的重要节点,同时,伏隔核和开关一样,行使边缘系统(主要负责情感、想法)、运动系统(主要负责运动的实施)接口的功能,因此伏隔核是DBS治疗成瘾的基础。陈磊向记者解释说。

 

其次,内囊前肢(ALIC,脑内与成瘾治疗相关的另一个重要结构)是外科治疗强迫症、抑郁症的经典靶点,而走行其中的真实结构是连接大脑决策部门(前额叶)和大脑深部执行部门(重要核团)的白质纤维束,可以把它看作是传递信息的电线。这些电线将与成瘾相关的记忆、冲动、控制等信息向大脑决策部门(前额叶皮层)传递,并将经决策部门整合处理后的信息传递出来,驱使人的行动。干预内囊前肢,即白质纤维束,能够打断成瘾时被毒品绑架的、相关病态信息(比如强烈的难以抑制的想吸毒的冲动)的传递,对成瘾疾病的治疗具有协调效应。另外,在解剖结构上,伏隔核和内囊前肢是邻居,从技术上可以实现联合刺激。

 

但如何在技术上实现伏隔核和内囊前肢的联合刺激,是科研人员遇到的另一个难题。与高国栋教授团队早有合作的宁益华了解到相关情况后,带领他的多学科高水平攻关团队,根据临床需求,研发出了一种全新的DBS系统和双功能区联合刺激电极,可以在大脑的不同核团位置使用不同的刺激参数,从而实现伏隔核和内囊前肢双功能区的联合刺激。

 

戒毒DBS是在整合近年来多种成瘾机制的基础上,结合在国内甚至世界范围内成瘾手术治疗临床研究样本量大、经验丰富的高国栋教授团队的研究成果而研发出来的。这是我们原创的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宁益华介绍。

 

“2014年,8例患者接受了伏隔核+内囊前肢联合电刺激用于海洛因戒断后防复吸的临床试验。截至2018年,8例患者中5例未复吸,2例复吸,1例失随访。陈磊2018年在SCI发表论文论述了这项研究成果。时至今日,5例未复吸的患者已经保持了5年。

 

晓冬正是受益于这项研究。

 

以前,如果不抽(海洛因),一整天都想抽;接受试验后就不想了,偶尔想的话就像一个片断,很快就过去了。晓冬对NoraD.Volkow说。

 

中国的研究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尤其是因阿片类药物滥用造成巨大损失的美国。

 

西方国家试图推动DBS治疗药物成瘾的临床试验失败了,中国正逐渐成为这项研究的中心。”58日,美联社报道了上海瑞金医院同样利用伏隔核+内囊前肢联合刺激进行戒毒的临床研究。该报道同时说,今年2月,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在西弗吉尼亚州开展一项关于DBS治疗阿片类药物成瘾的临床试验。

 

而中国的多中心DBS治疗阿片类药物戒断后防复吸临床研究已于2018年启动,由唐都医院、中国药物依赖研究所领衔,同时在唐都医院、中国药物依赖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瑞金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展开(详见表1)。而苏州景昱医疗用于阿片类药物成瘾治疗的DBS设备也被纳入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批通道。

 

在美联社的报道中,墨尔本莫纳什大学神经科学和社会小组负责人阿德里安·卡特(AdrianCarter)说:如果扳动开关(就能戒毒),那就太棒了,但在现阶段,这可能是个幻想。

 

在中国,这个幻想正在变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