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强:我与园区的“榫卯之约”

小时候,我随家人在苏州生活过几年,至今我仍清晰记得在小巷石板上奔跑的感觉;如今,我再次定居在苏州,在苏州工业园区进行新药研发,我同样喜欢这种奔跑在创新道路上的感觉。


在美国的18年,我一直从事化学小分子领域的药物研发,并且发现了一款可用于降血糖的先导化学物。我当时就想,这个有戏,中国是糖尿病大国,在我们家除了我都患有糖尿病,于公于私我都必须继续这项研究。于是,我坚定了回国创业的想法。


2010年,我来到苏州工业园区,把盛世泰科生物医药技术(苏州)有限公司落户在苏州生物医药产业园(BioBAY)。创业初期,公司算得上“顺风顺水”:2010年获得园区提供的启动资金,2011年获评园区科技领军人才,得到百万研发经费补贴、房租减免和贴息贷款。如今,我们自主研发的5款药物拿到临床批件,其中1.1类降糖创新药——盛格列汀即将完成临床一期,预计将于2020年前后正式投用。盛格列汀不仅完全超过了目前市场同类进口产品的技术指标,而且口服不会引起空腹低血糖,将真正填补国内空白。


实际上,选择园区之前我也比较过国内其他城市,但园区对生物医药的理解令我惊艳,他们崇尚创新、愿意等待。新药研发是一个漫长又艰难的过程,必须要“耐得住寂寞”、“正视失败”。2012年,我们团队就研发出了盛格列汀的前身,但其技术指标仅跟市场同类进口产品持平。我们是冲着创新而来,没有超越市场的研发成果就不算突破,更对不起各级政府对公司的帮扶。于是,我们毅然把原先的研发计划推倒重来,直到2016年底,功夫不负有心人,性能更优的盛格列汀终于问世。



2015年3月,园区新药创始人俱乐部成立,我很有幸能成为40多位创始人中的一员。“榫亭品香茗,举目赏卯云;琴瑟同友之,约酒共微醺。”这是我为园区新药创始人俱乐部写的诗《榫卯之约》。榫和卯是中国古代建筑中常用的结构方式,凸出的榫与凹进的卯是如此契合,不用钉子就能牢固固定。而我理解的园区的生物医药产业亦是如此,创新成果与资源、资金、政策、服务良性互动,已然构筑起了一个共生共长的生态圈,这也是我“扎根”于此的原因。


“盛德、创新、唯实、泽世”,这是我与盛世泰科的“初心”。我来园区已经八年了,八年前,我住的地方很拥挤,睡的木板床连床垫都没有;八年后,公司面积翻了5倍,员工八成以上都是硕士学历。我见证着园区的创新发展,我也庆幸能成为推动园区创新发展的一份子,放眼未来,我相信盛世泰科一定可以在这里研发出更多国内患者负担得起的新药和好药。


而现在,我终于可以大声地说:“当初来园区创业是来对了!”


余强


北京大学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获美国堪萨斯州大学有机化学博士学位。2010年,他归国创业,在苏州工业园区创办盛世泰科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多年来,他带领团队开发出媲美国际先进水平的1类降糖新药,同时建立了“入口即化”的闪释制剂平台,先后获评园区科技领军人才、苏州市创业领军人才、江苏省双创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来源:苏州工业园区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