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20年上市客官财报看中国创新药发展困境

       近日,BioBAY16位上市客官纷纷公布了自家2020年的财务业绩。信达生物2020年产品大卖23.7亿元,三款新药上市,四款产品进入商业化阶段;百济神州2020年全年产品总收入达3.09亿美元,并砸下6亿美元用于销售;基石药业营收达10.34亿元,研发投入增至14.05亿元……


       纵观各企业2020年的财务业绩,我们看到我国抗体药开始进入“摘果子“的收获期。近些年来,抗体药一直占据了全球销售TOP 10药物的半壁江山。全球范围内抗体药物市场庞大且未来市场广阔,抗体药物成为生物制药中复合增长率最高的一类药物。全球抗体药物产业已是千亿美元级。与此同时,我国也涌现了一大批抗体药物的领军企业,包括:百济神州、君实生物、信达生物、恒瑞医药、康方生物、康宁杰瑞等。 


       然而,我国抗体新药一片繁荣的大好局如何维持?抗体新药势如破竹的研发势头能够否持续爆发?今天,就和您细数中国抗体药创新发展进程中那些挑战。 


抗体药物繁荣背后的隐忧


隐忧一:抗体药研发的囚徒困境——靶点同质化


       在药企大力发展创新药的背景下,国内抗体药研发在靶点和适应症方面集中度较高的问题开始日益显现。目前,单抗成为我国生物药市场的“排头兵“,但其市场渗透率较低,主要集中在肿瘤和免疫系统疾病两大治疗领域,重复靶点现象严重。 


       以PD-1为例,2020上半年国内共有484项PD-1新药临床试验初次公示。此外,还有50多款PD-1处于待上市阶段。据小二了解,抗体分子有约1500个靶点,其中近400个靶点已有药物在开展临床试验,而国内企业在做靶点只有三四十个。 


       这种现场在业内也引发隐忧:研发靶点扎堆让有限的临床资源浪费在大量重复的研发项目上。另一方面,大量资本盲目涌入“热门靶点”,不仅造成资源的浪费,同时也让真正有价值的“冷门”靶点研发错过机遇,让抗体药研发陷入囚徒困境。 


       百奥赛图沈月雷博士曾指出抗体药研发靶点同质化的原因。他认为,大家获取信息的渠道相似,可能均来自于某场会议。然而,药企对靶点或分子的了解有限,从期刊文章中获取的方法可重复性低。因此对于创始人而言,与其选择一条生死未卜的道路,还不如而跟随别人的脚步更容易成功。


隐忧二:抗体药何以打通到达患者的最后一公里? 


       对于不少研发抗体药的园内企业而言,靶点开发同质化只是前期开发中的一个绊脚石。尤其是对于已经有“作品“的企业来说,随着产品的上市,如何打通创新药到达患者的最后一公里?因此,商业化销售能力成为考验企业实力的硬性标准。 


       2020年“国产PD-1四小龙“的商业化能力让小二着实吃惊,信达生物信迪利单抗全年销售额达22.89亿元;百济神州替类珠单抗上市首年销售额达10.55亿元;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销售收入为10.03亿元;恒瑞医药虽未披露2020年卡瑞利珠单抗的销售业绩,但在2020年上半年恒瑞卡瑞利珠单抗销售已超20亿元。不难看出“国产PD-1四小龙”中,商业化能力最强的莫过于恒瑞。百济神州也拥有丰富的海内外销售经验,信达生物的销售及市场推广团队也扩张至1100人,君实生物也在不断加强其商业化布局。 


       然而,随着4款国产PD-1进入医保,此前超过90%的高毛利时代将会终结。国家医保局对创新药通过谈判以价换量进医保的政策思路,使得抗体药尤其是竞争激烈的品种药物面临严重的价格压力。一边是不断推高的新药研发投入,一边是日益严峻的医保准入 “灵魂砍价”。抗体新药在研发时的巨大投入,后面该如何“回血”成为不少客官商业化布局时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隐忧三:产业化成为抗体药发展路上的拦路虎


       除了商业化难点,创新药企还面临着高标准的产业化要求。药企一边欢呼国产抗体药时代到来,一边加足马力进行大规模生产。然而现实却是,我国生物制药产业化并不成熟。百济神州生物岛创新中心首席执行官刘建博士曾表示,国内生物制药产能不足,工艺技术落后,关键耗材、原料国产化程度低等一系列问题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下暴露得更加彻底。抗体药物是复杂的生物大分子药物,其结构复杂性和修饰复杂性远超化学药。抗体药开发过程中的生产工艺和质量控制具有很强的科技性、复杂性和挑战性。 


       2020年7月,中国药品安全合作联盟联合艾昆纬中国(IQVIA)共同发布的《中国抗体药产业健康发展报告》中提及,我国抗体药在产业化方面主要面临以下几个问题:


       1、 中国抗体药产业普遍存在哺乳细胞整体产能偏小,且相对分散,产能不足将限制中国抗体产业的供给能力。


       2、 中国抗体药产业的关键技术能力掌控不足。


       3、 中国抗体药产业的工艺经验不足,反应器小,蛋白表达量偏低,同时中国商业化大生产的核心设备和关键材料仍需从欧美进口,尚未实现国产化。


       4、 中国抗体药基础研究和研产转化能力不足。这从侧面反映了中国企业的技术研究能力和技术承接能力偏弱,中国从研发到市场的技术转化机制尚未充分形成。


生物医药行业正当时,未来诚可期


       狄更斯说:“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尽管我们面临着上述种种困难,不能否认的是生物医药行业正当时。据CDE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药品市场总规模达2470亿美元,其中创新药市值约为170亿美元,占整体市场规模的7%。高瓴资本预测,中国制药市场还有1.65万亿增量的成长机会。2029年中国创新药市场规模预计达3480亿美元,未来十年,创新药将会成为中国药品市场最重要的增长动力。 


       以PD-1、GLP-1、BTK、JAK为代表的热门靶点,吸引无数资本和企业争相涌入掘金,竞争已然白热化。这些赛道到底是红海还是蓝海?未来市场空间还有多大?各方争论不一。其实,红海只是表象,任何红海中都隐藏着某些蓝色的海沟。这意味着各企业要在红海领域中开拓出新蓝海。一方面企业要立足于热门靶点现有的业务与成熟市场,另一方面还要挖掘出在研靶点潜在的力量。因此,各企业在选择赛道前还要结合自身优势对市场有深刻的认识。 


       近年来,不少企业通过“自研+引进”的双轮驱动努力挣脱靶点同质化的漩涡。从各企业2020年的财报来看,和铂医药研发支出5524.4万美元,同比增长11.66%;天演药业全年研发费用投入为3350万美元,同比增长107%;康宁杰瑞研发费开支为3.31亿元,较2019年增加近99%……各企业不断加码研发费,其最终目的是用高额研发投入支撑产品创新。 


       此外,license-in模式也为我国创新药靶点差异化研发提供了新路径。据渡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生物医药license-in项目数量已达108个,创下近十年最高纪录。同时在疾病领域,各企业不仅仅将关注点聚焦在肿瘤领域,另辟蹊径关注着抗感染药物以及眼科创新药的发展。


微信图片_20210416123830.jpg


       在商业化方面,企业除了需要扩大商业化团队,更要依靠政策导向。在新版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中,国家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明确增加了《药品加快上市注册程序》一章,设立了突破性治疗药物,附条件批准,优先审评审批,特别审批四个加快通道,并明确了每个通道的纳入范围,程序,支持政策等要求。一系列法规加速了创新药的生产过程。同时,从2018年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要对在中国境内获批上市的创新药及创新治疗用生物制品给予6~12年数据保护期。这也保护IP的角度,提高了企业创新的积极性。 


       当然,各企业也能通过寻找合适的时机与合作伙伴,将其自研的成熟产品的海外权益以license out的方式走出国门,帮助企业“回血”。截至目前,国产PD-1第一梯队的4款产品均完成出海。


       在产业化生产方面,以信达药业、康宁杰瑞、基石药业为代表的园内企业在BioBAY建立起高标准的产业化生产基地。据了解,信达生物已建成高端生物药产业化基地,基地建筑面积9.3万平方米,产业化生产线的建设标准,同时符合NMPA、FDA和EMA的GMP要求。如今,信达生物的第二工厂6条3000升的不锈钢生物反应罐已完成建设,同时12条3000升的不锈钢生物反应罐正在建设中,总计共有200,000升在建设规划中。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基石药业,其全球研发总部及产业化基地落户BioBAY,规划总计容面积近100,000㎡,同时具备生物药和化学药的研发、中试及商业化生产的一体化研发生产能力,设计产能可达26000L大分子生物药和10亿片小分子化学药片剂和胶囊。


       不过我们认为,并不是所有的Biotech公司都有一颗想要成为BioPharma的心。很多小而美的Biotech公司在产业化的道路上也能选择高质量的CDMO企业作为合作伙伴。


       迈入2021年,中国创新药企业正努力向着从跟跑者到领跑者进行角色转换,不少企业带动着中国新药研发的高质量发展。我们相信,不少企业能够走出困境,迎接中国创新药的下一个黄金十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