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生殖:三胎政策下,千亿蓝海即将浪涌

       1978年7月25日,世界首例试管婴儿在英国诞生,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及推广自此拉开序幕。1988年3月10日,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诞生,实现了我国在该领域“零的突破”。统计显示,目前我国每年试管婴儿数量逾20万例次,成为世界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第一大国。


       自三孩生育政策颁布后,辅助生殖又再次成为热议词。9月14日,央视财经通过实地观察,随着三孩政策放开,近2个月咨询辅助生殖的患者较之前有不同程度的增加。据统计局数据显示,晚婚晚育与不孕不育的趋势高度重合,目前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攀升至12%~18%,辅助生殖需求增加。


       所以,辅助生殖究竟如何“造娃”,该领域是门好赛道吗?未来发展又将走向何处?本期小2说和大家一起探讨。


640.webp.jpg

图源:央视财经


辅助生殖如何“造孩”?


       生活环境、工作压力、初婚初育年龄推迟导致全球不孕不育率逐年攀升,我国也不例外。今年5月,国际期刊《柳叶刀》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已从1993年的2.5%-3%攀升到2020年的18%左右,这意味着我国有近4800万对不孕不育夫妇。


       按照不孕不育的治疗路径划分,该疾病主要治疗方法包括常规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和辅助生殖技术治疗三种。据辅助生殖权威期刊《Reproductive Biology and Endocrinology》最新统计,辅助生殖技术治疗占比高达52%,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分别为22%和9%,可见辅助生殖技术已成为当下治疗不孕不育症的主要选择。


       辅助生殖技术 (ART),指采用医疗辅助手段使不育夫妇妊娠的技术,主要包括人工授精(AI)、配子移植和试管婴儿三大类。其中,人工授精进一步可分为夫精人工授精(AIH)和供精人工授精(AID);配子移植主要包括配子输卵管移植(GIFT)和宫腔内配子移植(GIUT);试管婴儿则分为三代,每一代试管婴儿适应不同的患者。当然,也有一些处于试验阶段的新技术手段,如全基因组筛查试管婴儿、“干细胞婴儿”等。


640.webp (1).jpg

国际应用度较为广泛的辅助生殖技术


       不同的辅助生殖技术具有不同的特点,可以根据不同患者的情况进行针对性治疗。例如,人工授精技术主要针对男性的生殖障碍,配子移植则主要针对女性的不孕不育问题。试管婴儿则可以针对男性、女性的不同问题开展辅助生殖工作,是目前最为先进的方法。其中,第三代试管婴儿,又称胚胎植入前遗传学检测(PGT),是一种有效的早期孕前筛查方法,可在胚胎植入前,对早期胚胎进行单基因遗传病的检测,分析胚胎是否有遗传物质异常。相较于前两代试管婴儿技术,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的妊娠成功率提高了很多,约在60%到75%之间。


640.webp (2).jpg

       值得一提的是,在集聚创新的B村诞生了全国首款获国家药监局批准的三代试管婴儿基因检测试剂盒,即为B村客官贝康医疗的PGT-A试剂盒(胚胎植入前染色体非整倍体检测试剂盒)。据贝康医疗2021年上半年业绩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共从销售PGT-A试剂盒获得收入人民币1400万元,毛利率71%,销量同比增长168%。


三千亿市场潜力,但“入场券”难拿


       从商业潜力方面来看,我国的辅助生殖赛道目前还是一片“蓝海”。


       据调查,2020年,我国不孕不育夫妇人群约为4800万人计。如果辅助生殖渗透率可以维持在20%,则我国辅助生殖服务存量患者数量就可达约960万人。其中“试管婴儿”的市场需求规模为4212亿元,人工授精的市场规模为129亿元。但沙利文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仅能提供市值571亿元的试管婴儿服务和18亿元的人工授精服务。这意味着我国至少还有3752亿元的潜在市场空间。


       千亿市场的巨大潜力下,诸多企业闻风而动。但不得不提的是,想要拿到我国辅助生殖行业的“入场券”并不简单。“入场券”也即是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审批发放的辅助生殖牌照,包括“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经批准设置人类精子库”两类。根据2021年《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设置人类精子库的医疗机构名单》,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我国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有医疗机构共536家,其中获准开展一代,二代技术的医疗机构共411家;获准开展三代技术的医疗机构共78家。因此相对于国内不孕不育患者的需求而言,辅助生殖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同时,正是因为辅助生殖行业的一证难求,也限制了机构数量的增长。结合近三年的数据,同比新增牌照数量稳定在20个左右。另外,专家资源和技术能力是辅助生殖医疗服务的核心竞争力。在易凯资本去年的调研中,某西北省份核发的10个牌照中,除去已确定的8个公立医院,民营机构则需要削尖了脑袋争夺仅剩的2个名额。


       其次,辅助生殖项目多为自费医疗项目。对于寻求辅助生殖技术的夫妻来说,在面临“养不起”这个问题之前,首当其冲的是“生不生得起”。以几个常见的辅助生殖方式为例:促排卵每个周期的药物费用和检查费用在2000元左右;人工授精每周期的费用在5000元左右;试管婴儿的价格则从2万元到8万元不等,第一代最便宜,第三代最贵,如果第一个周期未受孕成功,费用则会相应增加。除了治疗费用外,不少不孕不育家庭表示,除了费用之外,多年来求医问药,辗转了全国各地,漫长过程中让他们“心力俱疲”。


拿医保报销在即,红利或将出现


       “目前国内辅助生殖医疗服务可能唯一需要改善的是医疗报销问题,不管是以医保还是商保的形式,来进一步减轻患者的经济压力。如果这方面得到改善,渗透率低的问题也能得到一定缓解。”艾伟孚CEO严飞表示,下一步推动医疗补助会是提高渗透率的一大突破口。


       针对辅助生殖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一事,近年来社会各界也展开了议论。有人认为将辅助生殖服务纳入医保有利于提高人口增长,也有观点认为连孕妇生产时的无痛针都未进入医保,辅助生殖技术进入医保是不合理的。一来,辅助生殖服务不属于基础医疗;二来,辅助生殖费用高且潜在的辅助生殖需求庞大,纳入医保会给国家财政带来较大压力。


       但在今年9月15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国家医疗保障局对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5581号建议的答复》回应了此话题:


       “医保部门将符合条件的生育支持药物溴隐亭、曲普瑞林、氯米芬等促排卵药品纳入支付范围,提升了不孕不育患者的用药保障水平。同时,在诊疗项目方面,我们将指导各地,立足“保基本”的定位,在科学测算,充分论证的基础上,逐步把医保能承担的技术成熟、安全可靠、费用可控的治疗性辅助生殖技术按程序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这一最新答复,无疑是给了更多不孕不育家庭新的希望,但基于平衡医保收支水平的需要,如何更快更稳地将辅助生殖纳入医保仍然需要相关部门去摸索。


       在我国生育政策大调整、辅助生殖需求不断增加的背景下,相关部门已经释放出进一步扩大医保支付范围的信号。希望在不久后,相关部门就能够出台相应的配套政策,将辅助生殖技术相关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畴,为不孕不育家庭“减负”,在帮助不孕不育家庭实现生育梦想的同时,促进我国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