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东盟,看看这些创新药企怎么说?

       本周三,由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投资私人有限公司(EDBI)和BioBAY联合主办的“中国生物医药企业东盟市场拓展闭门会暨研究成果发布会”在金鸡湖路演中心召开。会上,百济神州全球总裁、中国区总经理吴晓滨,亚盛医药董事长兼CEO杨大俊,派格医药副总裁孙杲及维亚生物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华风茂汇聚一堂,从实务角度深入探讨了“药企出海东盟”的机遇与风险。

       

       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东盟(ASEAN),现有10个成员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新加坡、文莱、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土地总面积约449万平方公里,人口超6.5亿,是我国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重点地区。不久前《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签署,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由此诞生。这不仅是中国同东盟合作空间的又一次延伸,也是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又一个纽带。


       这对于正在探索新市场机遇的中国生物医药行业是一次重大机遇,但不可忽视的是,该地区由于缺乏统一的政策法规和指导方针,经济发展阶段的差异巨大等现实情况,为希望有效渗透该区域的制药公司带来了挑战。面对这一机遇与挑战,生物药企的“出海”需要得到政府怎样的实质性帮助?自身又该以何种方式又快又稳地走向国际?


       以下为整理后的演讲实录:


16.jpg


       如何看待中国创新药企的“出海东盟”?


       吴晓滨:从我国加入ACH以来,我们开始与世界融合,不仅与欧美国家融合,更重要的是在“一带一路”的国家承担更多责任。就拿PD-1来举例,现在国产的PD-1单抗与K药相比疗效相当,但在费用负担上国产的PD-1完全能让多数工薪阶层都用得起。在联合用药上,我们也有可能将患者的治愈有效率大幅度提高。这是革命性的事情,让患者及其家庭不再因病致贫。


       杨大俊:药物的普及性非常的重要,如果药做出来病人却用不上,那么意义不大。如果中国做的创新药能够走向世界,将会让全球更多的患者受益。


       孙杲:从慢性病来说,我们在调研过程当中发现东盟国家的老龄化非常严重,并呈不断增长的趋势。与肿瘤药物的支付能力不同的是,在慢病的领域,患者的支付意愿问题是主要矛盾。比如说,糖尿病拥有非常大的市场,糖尿病药物也有很多。但我们发现,有些药物十分有效并且在海外销售额表现很好,却在国内销售额较差、在东盟市场销售额更低,究其原因还是药物的价格过高。我想东盟国家的慢病市场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华风茂:从新药研发服务上面来看,作为CRO公司,我们正在考虑在新加坡建立一个基地,能够实现高端服务、探讨新的技术以及吸纳更多人才。


       对于出海东盟,药企认为最实质性的帮助是什么?


       吴晓滨:我认为互通认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把东盟地区的监管水平建立起来,打通生产制造等政策壁垒,我们愿意去到当地建立工厂,也愿意转移技术,让更多的人得到受益。百济神州也即将准备成立专门负责“一带一路”的工作小组,其中针对市场纳入机制会有专人负责。


       杨大俊:首先,我认为政策的创新非常重要。例如港交所18A政策对中国的大陆的生物医药行业是非常大的促进。其次,我们的思路一定要改变,因为今天跟多年前不一样,至少我们了解到有一些新兴市场的国家是直接认可中国药监局的批件。如果我们已经在中国批准,安全有效的药,同时有国际专利保护,有国际临床试验在同步进行,能不能一步到位在东盟同步上市,这个政策将让东盟地区的所有病人获益。


       孙杲:出海东盟,我们仍需要谨慎考虑市场准入、市场大小、合作伙伴、合作模式等问题……对临床阶段的药企来说,有什么样的合作机会帮助企业出海东盟是非常的有意义的。


       华风茂:首先是孵化模式,根据自身的特点找到能够孵化的项目并且完善这个模式。其次,我们将从新加坡政府、高校以及当地尚未转化成商业化的技术里寻找多种合作机会。我们已经准备好将与新加坡政府和当地的产业进行深度的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