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BAY微信订阅号
BioPOS微信服务号
园区新闻
论坛沙龙
关于我们

香港,中国创新药企的纳斯达克?

时间:2017年11月29日 阅读: 来源:BioBAY

    

▲ 香港交易所(图片来源:田源的微信朋友圈)

    2017年9月,再鼎医药(下称再鼎)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以“成立3年即实现IPO,上市首日市值达13亿美元,首日股票上涨55%”,创下了中国医药企业赴美上市最快、最高、最火爆的三大纪录。

    随着近几年和记黄埔医药、百济神州和再鼎相继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成功,在国内还没有对未盈利的创新型药企开启上市渠道的情况下,率先在美国上市似乎开始成为国内研发型药企的一条可行路径。

    不仅有这3家公司为国内创新药企提供赴美上市的参考系,在日前第二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下称创投大会)上,香港交易所(下称港交所)对创新药企的开放成为一大亮点。今年6月,港交所正式启动关于设立创新板的市场咨询。这为创新药企开启了一道可能的新路径。

    而在上市选择多样化之后,对于有上市计划的创新药企,首先考虑理清自身的定位和目标,并充分了解赴美、赴港上市分别有怎样的要求、具备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赴港上市的机会与挑战

    在港交所发出设立创业板的调查研讨之后不久,9月26日,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与元明资本创始合伙人田源携同百济神州、亚盛医药、信达医药、倚锋创投的专家组团到香港交易所考察。当天田源在朋友圈里发出这一消息,并称港交所是“中国生物医药创新企业的福地”。他非常关注对于未盈利的创新药企需要满足怎样的标准,达到多大规模和市值才能在香港上市。

     实际上,在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的努力下,第二届创投大会邀请港交所作为大会主办方之一。由田源主持的一场港交所代表与国内企业交流的闭门会,吸引了很多创新药企参与其中,歌礼药业的创始人董事长吴敬梓就坐在当中。参会企业的问题已直指赴港上市的实操性话题,比如香港是否跟中国内地公司采用同一标准;已在美国上市公司如何在港上市;初板到主板如何转板等。


▲ 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创新投资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元明资本创始合伙人田源博士主持与香港交易所及企业代表召开的闭门会。(图片来源: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微信公众号)

    无论对于投资人和企业而言,香港创新板的设立都意味着一条全新上市和退出渠道的开启。“港交所创新板瞄准篷勃发展的中国生物技术公司是一个非常有战略眼光的选择。” 田源告诉研发客。

    他分析认为,经过20多年发展,中国第一代生物技术公司已经成长起来,百济神州、再鼎医药、和记黄埔医药成功上市大受欧美投资者欢迎,市场价值迅速达到十亿甚至几十亿美元,充分证明中国本土新药研发公司开始被主流资本市场认可,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未来5~10年,预计有上百家先进生物技术公司在研究方面取得重大进展、拥有丰富的产品线,具备在美国上市的条件。吸引这些公司到香港资本市场,将会为香港交易所培养一个强大的生物技术板块,有助于其成为亚洲的“纳斯达克”市场。

    “我们欣喜地看到,富有创新精神的港交所正在为中国生物技术公司上市融资打开大门,这将极大地促进中国新药研发行业的快速发展。我们期待在资本市场的大力支持下,我们一起见证中国版的基因泰克、辉瑞、强生们将活跃在全球医药和资本市场上。”田源说。



▲ 香港交易所市场发展科上市发行服务部高级副总裁钟创新先生围绕创新板做专题报告。(图片来源: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微信公众号)


    香港交易所市场发展科上市发行服务部高级副总裁钟创新表示,业内对于赴港上市可能会担心两个问题,一是香港市场交投量低,二是估值不高。不过,这两个问题已开始有明显变化。

    他进一步分析内地公司赴港上市的优势在于交投量会持续增高。对比去年,港交所的交投量提升3~4成。从年初截至目前,估值上恒生指数提高29%,南下资金量明显增加,连续23个月,净流港股达到2200亿港币。这一势头一路保持良好,进而使得香港资本市场对内地公司的估值提高。

    药明生物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它改变了大家对香港交易市场的看法。药明康德2015年从纽交所退市,之后“一拆三”上市,药明生物就是其中一部分,于2017年6月成功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开盘当日股价飙升35%,目前估值已经超过500亿港元。

    当然,在独特的优势之外,赴港上市也面临相应挑战。在田源看来,生物医药是高风险高科技领域,香港投资商缺乏相应的专业人士是最令人关注的一点。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中,各大基金均具备非常多足以评估生物技术公司科学、临床研究、靶点机理研究的专业人士,这几方面都是影响公司估值的重要因素。

    而香港和内地由于上市的创新药产品还不多,大部分创新药资产在临床前,如何估计这些临床前资产的价值,是两地均面临的问题,也是跟美国相比存在很大差距的一方面。

    钟创新认为,每一家公司追求的目标不尽相同,资本市场会根据各类型企业所生发的融资需求不断变化。每家公司必须先明确自己的融资需求是什么,公司对资本的认识并不是一成不变。

    “我们正在积极建立一些规则和服务,帮助创造条件帮助那些希望到香港挂牌上市的新经济公司。关于创新板的推出日程,我们正在与监管机构讨论,咨询结果将会适时公布。”钟创新说。

    元明资本管理合伙人俞天宁博士认为,有流动性的二级市场是公司价值发现的好渠道。生物技术资产由于专业性强,在早中期往往价值发现困难。早中期生物技术公司在二级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需要有强大的行业研究团队和严格的市场监管机制。相信香港交易市场“创新版”的建立,能对中国生物技术行业持续发展产生积极深远的影响。

再鼎近百场投资见面会

    据了解,再鼎在赴美正式上市之前,曾在美国、欧洲、亚洲组织了近百次与当地投资者沟通交流的见面会,这些见面会奠定了再鼎成功上市的基础。

    与投资者持续频繁的沟通,对于国内生物科技公司来说非常重要。在上市前组织跟投资者的试水会议是美国比较常见的模式,一般的企业通常只会组织数十次议,再鼎却一共组织了近百场。

    海外投资者日渐对中国市场感兴趣已是不争的事实。中国的GDP位于全球第二,如果把购买力算进去已经超过美国,而中国医药公司的市值跟美国却有很大差距。例如,恒瑞跟美国最大药企的市值相差15倍,国内目前市值最高的生物科技公司跟美国相差30~40倍左右。巨大的差

    对于投资者而言意味着可观的升值空间和增长潜力。但由于中国在行业监管上跟欧美尚有不同之处,海外投资者对于国内企业、医药政策和创新环境存在不了解甚至误解的情况,这就需要国内企业不断去与之沟通,将最新的信息告诉他们。

    再鼎的见面会以及长时间与投资者的沟通,最终都体现在上市过程中投资者的支持上。会议中的投资者在再鼎上市的时候,购买了超过上市融资额4.6倍的投资额,实现了4.6倍的上市覆盖,这些投资者分到再鼎2/3以上的股票。


▲ 第二届创投大会由田源主持的“全球医药投资趋势分析”论坛。

    再鼎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杜莹博士对此深有感触。具备丰富投资、创业以及推动药企上市经验的杜莹亲历整个再鼎上市过程,美国投资者从存有疑惑到大力度支持的转变令她深感欣慰。她在第二届苏州创投大会由田源主持的“全球医药投资趋势分析”论坛上说:“创始人和CEO要实事求是地跟投资人交流,企业无法短期达到的目标不要轻易承诺。能做到的,要踏踏实实做好,而不是为了追求股票盲目升值。给投资人许下一些短期达不到的希望,这不是长久做企业的方式。”

    大会论坛上,与会嘉宾也认同企业要与投资人有计划的反复沟通,这是国内创新药企上市实操中需要重点关注的内容,而在计划上市前亦有两点对于企业至关重要。


▲ 再鼎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杜莹博士

    杜莹表示,企业的目标、针对的客户群体和投资着需求需要在创建公司之初就明确好。拿再鼎来说,公司的目标是成为一家立足中国,面向国际市场的全球化公司。他们力争站在更高的起点上,与国际生物技术公司同台竞技,这是再鼎选择进军美国纳斯达克并能取得很好表现的重要原因。

    杜莹说,新药研发犹如接力赛,需要各阶段的契合,不是每家公司都需要从靶点创新开始。在国内科研机构提供靶点支持还不能与美国相比时,有过硬的产品和团队,才是顺应天时地利人和。再鼎以产品和团队见长,产品线上有6个产品,一个临床Ⅲ期项目,两个Ⅱ期项目,3个在临床早期。2016年再鼎在上海建立了5000平米的肿瘤免疫实验室。


▲ “全球医药投资趋势分析”论坛嘉宾

    摩根大通亚太区投资银行主席顾宏地认为,中国生物医药企业境外上市的窗口期已打开,目前有众多中国药企开始准备赴境外上市。从境外投资者的视角来看,投资中国生物技术类药企,或存在巨大的回报空间。“中国与美国之间,目前两国经济体量已较接近,但两国间的医药类公司市值状况相差甚远。生物科技公司的市值差更高达30~40倍。中国公司市值相差越大,意味着未来的增值空间越大。”


▲ 摩根大通亚太区投资银行主席顾宏地

    顾宏地说,境外上市窗口期何时开启与何时结束较难判断,同时窗口期持续的时间有可能也比较短暂,这就要求有意上市的药企事先要做好充分准备,“要做到吸引境外投资者,企业要有非常清晰的定位;要有好的故事可以阐述;要有好的商业模式可以介绍,要让他们相信你在切入中国医疗医疗市场这么大的蛋糕同时,亦可以承担较低的研发风险。”
转自《研发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