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BAY微信订阅号
BioPOS微信服务号



钱雪明:迈博斯是半梦半醒中产生的idea

时间:2017年10月12日 阅读: 来源:BioBAY
    “1990年8月17日,带着跟姑父借的四百美元去了曼哈顿。
    1997年9月22日,加入安进开始博士后研究工作。
    2000年4月1日,从博士后转为安进正式员工。
    2012年10月18日,迈博斯生物公司注册成立。
    2013年1月4日,迈博斯生物正式运营。”

    钱雪明博士能不假思索地说出过往经历的任何细节,记忆力好是写意君采访后的最大感受。“哥伦比亚大学招生办老师来中国面试,约在傍晚五点钟的静安宾馆,离五角场很远,我骑的自行车半路掉链子了,自己修车弄了一手油,还好在约定的时间赶到。那位老师在录取通知书上签字后发给我,我心跳得厉害。”听他的讲述很容易被带入,仿佛身临其境。



    钱雪明
    迈博斯生物医药(苏州)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钱博士于2013年初创立迈博斯生物,建立了一个以突破免疫耐受屏障为基础的创新抗体开发平台并以此开发具有知识产权保护的新一代抗体药物。钱博士于1997年在Albany Medical Center获得博士学位后加入美国安进公司分子遗传部作为博士后进行生物工程新药研发,2000年晋升为科学家,参与和领导了多个抗体和小分子新药研发项目。2005年晋升为首席科学家,其后五年带领团队在世界上首次开发出了治疗慢性肾衰的抗体侯选药物并申请了多项全球专利。2010-2012年间任盛诺基医药任研发总裁,负责开发出针对ERa36的单克隆抗体并推动了Icaritin在原发性肝癌中的治疗应用。

    研究生阶段主要研究脑神经系统的发育,研究成果发了三篇文章,到目前为止,还在作为文献被引用,已经超过一千五百次。

    钱雪明信奉弯道超车须靠强有力的团队,这两年,他的迈博斯生物陆续引入业界公认的生物药人才。潘光亮的到来,让迈博斯有了像样的CMC团队,“近期还有一位在基因泰克做了19年CMC的同事加入。大家都拥有国际化的视野和在中国做出最好药物的共同目标,当然也都看好我们的抗体。”团队的日益壮大给了钱雪明信心。“一旦进入临床,就能够在适应证上展示有效性和安全性了,所以明年将非常有意思。”钱雪明把临床专家万云涛(人物故事)挖来全面负责临床试验,这位被他称为“高材生”的新同事让他深感安心,他们是复旦生物物理专业的同班同学。钱雪明称自己当年错过了最时髦的生物化学专业保送资格,却因祸得福结识了很多优秀同学,不乏如今业内颇有盛名的专家。
 
    大学毕业,钱雪明随着“出国潮”去了美国纽约,在哥伦比亚大学读神经生物学研究生课程,这时他开始对制药行业产生兴趣。博士毕业后选择去安进继续博士后的研究,除了是被大药厂的光环吸引外,还因为加州的美景与热情的人们。“投了简历后,接到安进那边的电话,我很冒昧地问了一句,‘你们的博士后出路怎么样?’对方马上把他的简历发给我,告诉我他们的博士后出路不错,可以留在安进。因为我已经有两个学校的offer了,其中一个还是哈佛的,很难做出选择,我说,‘我不一定去你那。’他说,‘没问题,你过来看看,就当来玩,来看看在洛杉矶附近的同学,这里阳光灿烂。’我就被他‘忽悠’过去了。”见惯了纽约人的冷漠和严肃,加州人的“open”和“relax“让钱雪明生出好感。“做博士后的两年多,我们组常常在中午开半小时车翻过一座山到海滩吃午餐,喝着冰凉的饮料,看着海水,别提多惬意。两点钟回到办公室,老板还没回来。”

    我在安进的时候头脑中就有了现在这个公司的雏形了,那是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想出来的idea,但没有实施,只是一个idea。

    2000年,钱雪明成为安进的正式员工,五年后晋升为首席科学家,加入一个治疗慢性肾衰的抗体项目,也迎来他在安进,甚至整个职业生涯最为重要的五年。他领导15人的团队,工作从找靶标开始,到产生抗原、筛抗体、做动物模型,再到评估成药性、安全性。“我还要去说服部门领导获得预算、公司内外的合作伙伴,得到他们的支持。”从科研人员转变为真正的项目领导者,钱雪明获得了宝贵的成长,“包括立项、调动资源、控制项目风险、领导团队都是这五年学到的。这些经验都直接用到我现在的创业中。”当开发出候选药物并申请了多项全球专利。这个项目告一段落,钱雪明选择主动离开安进,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在安进的时候,钱雪明和同事通常会在一个抗体确定下来后做几十个定点突变在抗原蛋白质上,逐个分析哪个位点的突变会把抗体结合抗原的能力破坏掉,找到后再申请专利把重要的氨基酸保护起来。因为做出很多不同结合位点的抗体,大量的氨基酸组合专利都被安进所占据,这也意味着后来者做同靶标的路几乎被堵死。“很多同一靶标的抗体在表位上结合的位点相近,很可能导致:第一,市场上的抗体药物大同小异;第二,由于表位空间较为狭窄,产品很容易受竞争者的专利限制。”没有离开安进时,钱雪明就在考虑在抗体药领域发展如何另辟蹊径。
 
    “那是在大脑非常放松的时刻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念头。”钱雪明说,利用免疫系统发育的的基本原理,同样的蛋白质间很难产生抗体,要提高产生抗体的能力,就要用自身免疫系统“不认识”的“外来入侵者”去刺激它。人和老鼠之间至少60%的氨基酸序列相同,向老鼠体内注射人的蛋白质,产生的抗体的结合位点往往出现在人和老鼠那30%-40%的不同氨基酸序列中,“如果能够突破对自身蛋白的耐受性,得到的抗体的表位多样性就会更多,从成药性和专利保护上都可能有优势。让开发者拥有充足的抗体表位结合空间,且脱离竞争者专利的牢笼,生产出成效最佳的药物,这就是我们迈博斯的空间。”

    2014年才开始做项目,从市场准入来讲,肯定比人家落后了,但我们做就做第二代,从疗效上面超越人家。我们的PD-L1抗体是全球唯一的pH依赖性结合PD-L1抗体。

    2010年,钱雪明回国,成为盛诺基医药资深副总裁兼研发负责人,三年时间,他为一类新药阿可拉定做了更多的临床前的探索,推荐了肝癌适应症,“看着阿可拉定进入Ⅱ期临床,申请到了重大项目,融资也差不多了,我想,我的事再不做就太晚了。”
 
    在天使投资人和政府的资金支持下,迈博斯生物于2012年的金秋十月在苏州成立。
 
    成立之初的迈博斯没有实验室和动物房,只有一个空空的毛坯房和那个钱雪明多年前在半梦半醒之间产生的idea,“我们用计算机建模设计了很多多肽,利用外包服务证明了免疫耐受屏障突破技术是可行的,并且比常规的技术产生结合表位更多样的抗体,在此基础上,筛选出最佳位点的抗体。”
 
    和大多数初创公司一样,迈博斯也要一分钱当两分钱用。钱雪明自己对着毛坯房画图纸,选装修材料,设计公司logo。随着实验室和动物房的建成,先进的抗体研发设备逐步到位,一个以免疫耐受屏障突破技术为基础的抗体发现平台逐步成型:它能进行抗原生产、抗原修饰和免疫、高通量筛选和纯化、体外和体内功能抗体评估、抗体工程优化的全套工作。迈博斯开始用这个平台为其他生物药企业提供外包服务以获取可贵的现金流。
 
    “我们的平台不仅产生出了许多不同表位结合的抗体,也找到了一些靶向PD-L1的pH依赖性抗原结合的抗体。” 钱雪明无意中读到一篇文章,讲的是用一项新技术针对一款抗体做了第二代,从两周打一次变成一个月一次。这跟钱雪明的理念不谋而合,要做效果更好、毒性更少、起效更快、用量更省的二代抗体,pH依赖性抗原结合的抗体的持久性符合要求。
 
    然而,做抗体药的巨大投入让钱雪明的团队并没有打算将这个发现成药,“我们为其他公司做服务,一年也就几百万人民币的收入,把一个抗体项目推到IND阶段至少得一千万美元。”但是,难道要一直为别人做服务吗?钱雪明一度陷入矛盾。很快,有投资人看中迈博斯开发抗体的潜力,“如果我给你投资,你做吗?”钱雪明的团队花了很长时间筛选出一个成药性好的pH依赖性抗原结合的抗体,决定接受融资做下去,2015年迈博斯获得礼来亚洲基金1500万美元融资。
 
    迈博斯决定接受投资之前花了很长时间才确定这个抗体。因为pH依赖性抗原结合的抗体,如果不能在临床上达到更好的疗效,而且剂量更少的话,是没有什么竞争优势的,因此,做了很多额外工作来验证这个抗体之后才启动CMC。跟基因泰克和阿斯利康已经获批的同类产品相比,pH依赖性抗原结合的PD-L1抗体的抑瘤效果更加明显,而且不需要高剂量就能显现出来,并且持续抑制的时间更长。
 
    “我们正在准备做临床,也在B轮融资,对于投资人,我希望他能够真正理解我们的药,也能带来资源,最好是国外的资源,我们突破了专利这个问题,我有信心到世界舞台上去竞争。”

转自《 同写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