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BAY微信订阅号
BioPOS微信服务号



专访金唯智廖国娟博士:创业的关键在于为客户创造价值

时间:2018年02月27日 阅读: 来源:BioBAY

    近年来,随着创新型国家建设和大众创业的普及,国内涌现了大量的初创型企业。如何保证企业的持续健康成长,如何建立高效有凝聚力的组织文化,已成为企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在快速发展的基因测序行业持续耕耘了18年的金唯智,依靠自身盈利推动企业战略投资的稳健发展策略,不断夯实着自己在行业的领先地位。在此新春佳节之际,金唯智联合创始人廖国娟博士接受生物探索采访,讲述了自己的创业故事。  

    早在2015年底,金唯智凭借着坚实的综合实力,并购了老牌生命科学公司Beckman Coulter的基因组业务,进一步夯实了自身在基因组服务方面的综合能力。凭借稳健的发展和持续的行业投入,金唯智荣获著名咨询公司Forest&Sullivan评选的“2016年度北美生命科学研究服务领域最佳企业奖”。

    2017年,金唯智在中国市场新增广州、南京两个实验室,全球基因组学实验室数量达到了15个,全球战略布局持续完善。作为执掌这个千余人团队的当家人,廖国娟博士觉得,创业的关键在于为客户创造价值,做正确的事。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重点在于打造一个客户-员工-企业的三赢平台。

人物简介

廖国娟博士,GENEWIZ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南开大学生物化学本科,清华大学生物化学硕士,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博士,随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完成了生物化学和细胞生物学博士后研究。1999年,伴随着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实施,廖国娟博士与孙中平博士在美国联合创办GENEWIZ(金唯智)。公司现已成为全球基因组学技术服务市场的领先企业之一,在全球多个国家运营着15个基因组实验室,为包括30位诺贝尔获奖者在内的数万名全球研究人员提供研究服务。

很多人觉得生命科学这个行业很辛苦,赚不了大钱,您是怎么看?您最初为什么会选择进入生命科学领域?

廖博士:的确,选择生命科学需要很大的热情和耐心,这不是一个能够很快赚热钱的领域,需要扎扎实实做些事。也曾经有朋友让我给他学生物的孩子一些建议,在我看来,选择生命科学,很重要的一点是你从探索生命奇迹中获得的满足感,要能够大于你对财富及其它外在的追求。

80年代我们上大学时,学习好的同学都会选择理工科。像数学、物理、化学等传统理科学科,相对来说比较成熟,而生命科学是比较新兴的学科,有很多的未知领域需要去探索,诸如生长、代谢、衰老、疾病等现象和问题还没有很清晰的认识,可以做的事情比较多。探索复杂的生命现象背后的机制对我有很强的吸引力,这算是我当初进入这个行业的初衷。从本科到博士后一路走来,不少同学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这个领域,我一直做的还都比较顺畅,每个阶段都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做些研究,就自然没有考虑转行。

生命科学是个很值得骄傲的行业,是最可能改变世界认知的领域。基因技术已经经历了跨越式的发展,无创产筛、肿瘤检测等已经开始改变人们对于健康的管理。如果我们站到未来看今天,今天应该仍然是基因时代的婴幼儿时期。基因技术对人类会是个不可或缺的工具,在医疗健康、食物、能源甚至于消费者产品领域都会大显身手。过去的18年里,我们在金唯智所做的,也是围绕为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人员提供高效率、高质量的服务,加速他们在基因组学研究和应用方面的项目进展。相比公司的成长壮大,我更自豪的是在一些重大的研究突破背后的金唯智贡献。

和不少生物行业的企业家不同,您学业完成后没有选择去研究机构或企业,而是直接创办了金唯智, 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的呢?  

廖博士:在美国留学时,一些同学毕业后选择进入学术机构谋取终生研究的职位,或者是进入生物技术公司或医药公司寻找一个研发的职位。我当时选择创业,更多还是根据个人的兴趣和性格。创业具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而这个不确定性对我来说有很大吸引力。金唯智从最初两个人创业,到如今18年后已经规模上千人,在北美、中国、日本、和欧洲都有实验室,业务也从早期的基因测序,到现在包括了一系列基因合成及基因编辑等一站式全方位的基因组服务。生物技术仍然在快速发展,所以我们以后做什么新业务,开发什么新市场,仍然有很多未知和不确定性。

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后时,清华的同学孙中平博士(后来联合创办金唯智的伙伴),也在哥大读博士。茶余饭后我们在聊天的时候,会讨论一些将来的发展方向。孙博士提议,一起创办一个公司做些事情。当时人类基因组计划即将完成,可以预见,依靠这个基因图谱,研究人员可以在基因水平上对很多的生物学现象进行研究解释,可以说是给生命科学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所以我们决定创建金唯智后,选择把基因组服务作为创业的切入口。

90年代末,大家对于测序技术的应用需求不断增长,但在使用中也存在不少的问题。做过生物学实验的人都知道,很多的工作需要上一步的结果确定后才能开展后续的工作。如果不能在确定的时间收到测序结果,整个实验的进度都是不可控的,没有办法做后续的实验准备。那时候很缺乏靠谱的中心实验室,样品送出去后,什么时候能够拿到结果是很不确定的。当时开玩笑说,什么时候出结果要看当天的月亮的位置。这是我们分子生物学实验中普遍存在的一个痛点。

金唯智成立后,我们做的一个很重要的承诺就是确定的交付周期。尽管初期采用的设备平台通量不高,对我们的交付带来了很多的障碍,我们还是把这当做了一个硬性的要求,确保客户可以在确定时间拿到结果。后来我们率先推出了“当天7小时测序”的服务,当天即可返回结果。这对客户的项目进度控制帮助很大,为他们节省了大量的等待时间。也正是因为我们帮助客户解决了这个很迫切的问题,诸如洛克菲勒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等多家世界一流研究院校陆续选择金唯智作为其基因测序的合作伙伴。

从最初仅有两人的初创团队到现在全球近千名员工的规模,在过去18年的企业发展中,您觉得公司的管理和人才培养有哪些明显的变化,又有哪些是延续不变的呢?

廖博士:公司发展的不同阶段,对人才的需求也是不同的。在公司的创业阶段,我们需要的人才能够独当一面甚至多面,这样才能把初创公司的方方面面都能照顾得到。在公司的成长阶段,一个小规模的公司要求企业的领导人应该能有效的带领团队。再到公司各部门健全完善后,对于人才的跨部门沟通协调能力会有很大的要求,这个阶段的领导人需要能够凝聚大家一起朝统一的目标迈进。

在金唯智,我们是用一套共同的价值观来统一我们的思想,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来努力。在个人这个层面,每个人我们都希望有积极的心态。不单是积极的心态,我们还需要过硬的本领。在他人这个层次,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把客户的利益放在中心,积极地为客户提供价值,解除痛点。同事之间,互相协作互相帮助。纵向的延伸出来,对我们的组织来说,希望每个员工都来思考所做的事情如何做得更好,哪些可以创新,哪些方面可以进行改进和改善以提升公司的竞争力。在达到这些层次的需求的同时,希望我们公司做的事情,是有社会责任感的,对整个世界是有积极影响的。

说到人才的培养,这其实和企业的发展很像,每个员工在成长的不同阶段也会有不同的发展诉求。我们通过完善合理的职业发展方向和培训体系,鼓励员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探索尝试不同的岗位,让员工的成长和企业发展协同增益。

举一个例子吧。我们有一个基因合成的小组, 他们一共8个人。2010年,他们从大江南北前后加入金唯智,并相继在苏州成家立业。将近八年过去啦,这个小组的成员都还在金唯智。这八个人中,有的人继续坚守着最初的方向,成了公司的技术专家,有的人进入了公司管理层,也有的人跨部门做了IT、销售、质量安全。借助金唯智这个平台,他们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发展道路,以自己喜欢的角色和公司共同成长,这种共赢的局面正是我们要努力创造的。

随着创新型国家建设和大众创业的普及,国内涌现了大量的初创型企业,如何存活下来以及活的更好是大家普遍关切的。在您看来,对企业的长期持续发展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廖博士:不管在公司发展的何种阶段,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所做的事情一定要能够给客户带来价值。我们所做的事情要能解决客户的痛点,给客户带来好的体验。像我们这种生物技术公司,我们所做的事情能否帮助研究人员加快项目的进展和做出更大的发现。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公司才有生存的基础和存在的价值。

对金唯智来说,企业的最大价值就是提供一个增加客户价值,帮助员工成长的平台。企业要给客户带来价值,否则无法生存和成长。此外,也要给员工提供个人成长和职业发展的平台。客户和员工赢了,企业也就赢了。这是在金唯智我们经常提到的三方共赢的概念。

在读书和学习的过程中,我也了解到了一些伟大企业所追求的“同时兼有”的理念。他们追求看上去貌似矛盾的两面,不是非此即彼,而是找到办法去同时兼有。这里面涵盖了很多对企业长期持续发展很关键的因素。在金唯智,我们追求的是既有理想情怀也有赢利,既有快速增长也有充足的利润,既有质量也有效率,既有传承也有改变,既有长期发展潜力也有短期结果,既要工作也要生活。如果我们能把这些理念执行到位,我们势将会成为这基因时代的一个主要角色,用我们的工作帮助研究人员更容易、更便捷、更高效地做成他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