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PA最新报告:中国创新药发展趋势

       中国新药的临床开发和监管审查随着过去10年的监管制度改革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些改革旨在鼓励创新药物的开发,特别是针对罕见、严重或危及生命的疾病,以确保患者能及时获得治疗。


       今日,我们为大家带来一篇《医药魔方PRO》的文章,编译了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所长崔一民博士与NMPA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王涛及相关研究人员的合作论文,分析了2010年至2020年间中国批准的创新药物的IND和NDA申请数据,相关结果于5月5日发表在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上。


640 (1).png


首次IND申请数量急剧增加


       从2010年到2020年,共1636种创新药首次提交IND申请,平均年增长率为32%(图1)。其中,1410种药物(86%)来自689家国内公司。值得注意的是,与2016年相比,2017年创新药的首次IND申请数量增加了78%,其中化学药品和治疗用生物制品分别增加了60%和159%。 


640 (34).jpg

图1 | 创新药IND申请年度数量。根据药物类型,这些药物被分为3大类


       在完成的1466项首次IND审查中,1404项(96%)获得批准。被拒绝的原因主要包括:申请后缺乏研究信息导致的沟通不畅、药物临床获益风险比不合理、违反临床诊断基本原则等。


       创新药的首次IND申请和获批数量显著增加,其中首次获批IND的创新药数量以每年35%的速度增长。这与2015年7月中国监管改革措施的出台时间一致,表明有效缓解了申请积压,鼓励了药物创新。


创新药物的NDA获批数量少,但正在增长


       2010年至2020年有101种创新药递交了NDA申请,其中58种创新药获得批准。近年来,递交和获批的NDA数量总体上仍保持增长态势(图2),尤其自2015年7月以来,已有42种(72%)创新药获得了批准。


640 (35).jpg

图2 | 创新药物的NDA申请年度数量


       在完成的66项首次NDA审查中,58项(88%)获得批准。不批准的主要原因是药物或临床研究设计的重大缺陷、不同开发阶段使用的研究样本不一致,以及检查期间发现的临床试验数据不真实。


       在已获批的58种创新药中,37种是中国NMPA批准的新分子实体(NME),21种是已在国外批准或销售的药物,包括传统疫苗、血液制品、细胞因子等。14种(24%)是孤儿药,其中13种符合美国FDA孤儿药标准。此外,40种创新药(69%)获得优先审评,其中35种(88%)在2015年7月后获得批准。这些数据表明,监管改革措施,如2015年8月推出的优先审评,鼓励了药企的创新。


肿瘤是创新药的主要领域,

大多数处于早期开发阶段


       首次IND申请获批创新药的主要治疗领域为肿瘤(864个,62%)、感染(166个,12%)、内分泌疾病(72个,5%)和心血管疾病(60个,4%)。2016年,首次IND申请获批的肿瘤药物数量显著增加,增长率为133%(图3)。


640 (2).png

图3 | 2010–2020年中国创新药不同治疗领域的趋势。治疗领域根据产品的首次获批适应症分类。


       在首次IND申请获批的创新药中,705个(50%)至少达到了1期研究阶段,而286个(20%)和108个(8%)药物分别达到了2期和3期研究阶段。不过,大多数抗癌药(57%)尚未完成I期研究(图4a)。


640 (36).jpg

图4 | 创新药的开发概况。a)主要治疗领域;b)药物靶点。药物可以针对单个靶点,也可以针对多个靶点。


       中国主要处于快速跟进和逐步创新阶段,目前只有3种NDA获批的创新药物是first-in-class,它们是:本维莫德、甘露特钠和罗沙司他。靶向EGFR、PDL1和HER2的药物有40多种(图4b),其中靶向EGFR的获批药物(4个)和临床试验阶段的药物(64个)最多。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多个药物集中在相同靶点和适应症将会降低新药创新的效率。


IND和NDA的批准效率加快,

但临床试验的速度未提高


       如图5所示,改革后(2015年7月–2020年12月)的IND批准时间比改革前(2010年1月–2015年6月)缩短414天(分别为87天和501天)。同样地,与改革前相比,改革后药物的NDA批准时间缩短了441天(分别为924天和483天)。


640 (37).jpg

图5 | 2010-2020年创新药批准的时间长度。(来源: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


       2018年7月,NMPA将药物临床试验的批准程序调整为默示许可证制度。就整个临床试验阶段的时间长度而言,这两个流程的差异并不显著(分别为2572天和2688天),而在改革后,IND批准到第一个受试者参加临床试验的时间比改革前多59天(分别为328天和269天)(图5)。


       提高临床试验效率是中国鼓励创新的重要改革方向。然而,这受到多个因素的影响,如伦理审查效率、研究人员的经验和临床试验资源。此外,具有相同靶点和适应症的药物目前集中在同一临床试验阶段,加剧了对临床试验效率的影响。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对国家临床试验能力进行战略性升级。


       总的来说,中国的监管改革促进了国内医疗创新。获批IND和NDA数量以及这些批准所需的时间趋势表明,改革的影响总体上是有益的。然而,具有相同靶点产品的重复和低效临床试验过程将影响真正有意义的创新药物从IND到NDA批准的进展。


×